打造企业家朋友圈,腾讯和阿里都在圈养自己的江湖派系了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10 02:23:46    次浏览   
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     2015年,马云的湖畔大学和腾讯的青腾创业营先后成立,开始通过社群衔接新生代企业家,着手建立自家的「朋友圈」。
     也是在这一年,中国MBA与EMBA的报名人数同时出现下降趋势,正统的商学院正在失去它的最后魅力。
     根据统计,青腾创业营的首期班40名学员的企业总估值,从开营时的280亿增长到了毕业时的1000亿,其中八成以上的企业在此期间完成融资,成绩斐然。
     而湖畔大学,也以举荐邀请和校董面试作为严格的录取手段,致力于挑选优秀的创业者,马云甚至说「如果阿里可以活一百年,希望湖畔大学可以活三百年」。
     它们似乎都想成为互联网行业的黄埔军校。
     不过,黄埔军校原本并非带着多少褒义色彩的象征,它由孙文建校之际的正式名称,是「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」,却又培养出了周恩来、叶剑英、聂荣臻等后来的共产党高官,其在大陆的最后一期学生,还在内战中被共军全歼,死无葬身之地。
     搜狐、网易等互联网公司,也因出走人才常常创业成功,而被媒体扣上黄埔军校的名号,据说这两家的老板也是颇为不快的,毕竟这几乎是在等同于在说他们的公司留不住人。
     倒是LinkedIn的创始人里德·霍夫曼所提出的「联盟」概念,值得引进。
     众所周知,LinkedIn的职业社交的开山鼻祖,它鼓励用户将人脉当作产品来经营,成为可流通的数据图谱。
     在中国的机场书店,卖得最好的除了成功学,大概就是传授如何扩大人脉的教程。
     与其说经营人脉被视作为商业法则之一,毋宁说「关系」本身就是中国社会的现代迷信,人们信奉「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」的理论,自比萧何,只待韩信。
     这种继承于君臣官商传统的成见,不仅助长投机思维,其对整体环境的贻害,亦是延绵无尽。随着企业家群体的迭代——他们不再只是体制内下海的官僚——带来了「自由市场才是最公众的选拔制度」的观念,也褪去了人脉的扭曲光环。
     而里德·霍夫曼认为人脉的价值在于「寻求联盟」,联盟这种组织形态,并不强调忠诚或是交易,也不将成员 /qiyezizhi/11.html

上一页: 接替乔布斯的蒂姆·库克这五年究竟干得怎么样?    下一页:梁建章:分享住宿会成为携程住宿不可或缺的补充